欢迎来到河南经济网官方网站!
<
发布日期:2021-05-22 08:43|来源:河南经济网|责任编辑:杨红曼
山村小学变迁记
         也许是巧合,我上学的第一年恰遇中国改革开放第一年。那时,农村还很贫困,交通闭塞的山村更是落后。我的老家方岗镇石坑村就是禹州市西部的一个小山村。当时,人们住的是土洞,吃的是粗粮,穿的是打补丁的衣裳。没有幼儿园,7岁前的孩子基本没接受过启蒙教育。
村里的小学位于禹山与角子山之间,面积不大。学校南边是通往栗子沟的路,北边是一条沟。顺着土坡下去,有三条土洞,这就是育红班和一年级的教室与厕所。教室里没有桌椅板凳,用石块垒起几个柱子,在柱子上铺上几块木板代替桌子,凳子需学生从家里自带。
开学第一天,老师让我们排成一队,拿出一捆儿花花绿绿的铅笔测试我们。能查10个数的可直接上一年级,不会的进育红班。我不会查数,进了育红班,坐在土洞里的木板之间,跟老师学1、2、3、4……,读a、o、e……。
学校没有体育老师,没有操场,也没有体育器材。校园南边是角子山,班主任给我们指定一个山峰当作敌人的“碉堡”,命令我们攻下“碉堡”。一声哨响,同学们如猛虎般向“碉堡”冲去。当把红旗插在“碉堡”之上,我们像解放军战士一样欢呼胜利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四年级时,学校搬迁到上石坑北边的小山坡上。教室是三排青砖红瓦房,课桌是郑老师带领我们用架子车从8里之外的韩岗村运回来的,铁红漆面,角铁架子。校园里是一个大石坑。每天上学,我们要带镢头或铁锨,利用课余时间平整校园。然后老师将挖出的石块垒成围墙和石阶,并在平整好的校园及门口种上柏树。
      那时村里还没有用上电。早读时,我们都会掂一盏煤油灯。这种灯都是我们自制的,先将废电池砸开,取出其下端的圆铁片,在正中间钻一个圆孔,然后把穿有棉线的铁管儿插入其中,放入装有煤油的墨水瓶中。这种灯点亮时会冒黑烟,早读下来,我们的鼻孔都会被熏得黑黑的。
当时,学校的老师都是民办教师,每月大队发给老师们几十斤粮食作为工资。就是这几十斤粮食 ,有时大队也无法及时发给老师。1981年收麦时遭遇了连阴雨,小麦都发了芽。大队好几个月没有给老师们发粮食,为此,老师们被迫停课。为了不影响我学习,父亲找教学的表叔帮忙,将我转到方北小学读书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光阴似箭,2018年,在上石坑北的一块平地上,禹州市政府拨款建造了一幢框架结构多功能教学楼,成为村中地标性建筑。此后又陆续配备了各类教学仪器设备,学校体育室、音乐室、美术室、科学实验室、图书室、计算机室、多媒体教室、卫生保健室留守儿童之家、操场等附属设施一应俱全,实现了办学条件的标准化和现代化。
      新的学校,四周绿树环绕,鸟语花香。校门口之上“禹州市方岗镇石坑小学”几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漂亮时尚的教学楼中间“感恩、诚信、坚持创新”几个红色标语格外醒目。一面五星红旗在校园的上空迎风飘扬。校园内宽敞整洁,花坛内的月季花已经盛开,红的、黄的、粉的、争奇斗艳。站在校园之内南望,便是连绵起伏的角子山,景色如画。
       近年来,在禹州市教体局及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下,石坑小学全体老师在崔哲豪校长的带领下,实实在在抓教学,一心一意搞教育。教学成绩在方岗镇连续多年名列前茅,特别是2017---2020年连续四年获得全镇教育教学成绩总评第一名,所培养的优秀学生在禹州市多科比赛中频频获奖,被禹州市教体局授予“禹州市办学管理先进单位”。
石坑小学只是中国无数个乡村教育的一个缩影,她见证了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变化,见证了中国从贫穷落后到繁荣富强的发展历程。伴随着中国实现伟大复兴的进程,石坑小学定将创造新时代的辉煌篇章。   (文/图 段红克) 
 
分享到:

    高端访谈

热门推荐

    热搜词